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点开看看,给你我的小心心~

这里白衣/墨珩,前者全职圈专用
称呼老白/阿衣/阿珩皆可√

年更作者

主混古风/那兔/全职/汉服/cos圈
全职、那兔是信仰

女神小司,男神喻文州/蓝曦臣
以及视美脑残粉

要去学校体育馆搬砖,常弧
欢迎安利和扩列【鞠躬】

向往那个充满鲜花的世界
大国梦哦,亲

【王杰希X你】沧笙踏歌-贰

◆给 @维洽、 的生贺小长篇其二_(:з」∠)_依旧爆字数

◆考据党慎入。架空古风设定请注意。虽然参考朝代背景为两晋交替,但是可能会把自己喜欢的制度糅杂在一起。

◆文笔渣到炸,ooc到爆,在此预警

◆吹爆阿笙和大眼儿(。・ω・。)ノ♡也感谢给我提供意见的媳妇 @鱼砂与红狐 

◆第一章链接看这!


船在临安郡的渡口停下时,离登船恰好过了一日。太阳在最西边的山头羞羞答答地露出半张脸,橙红色的万丈霞光如上好的丝绸般铺满天际。河上掠影而过的白鹭也被染成了橘色,有点像……被人放在火上烤过之后的模样,油亮亮金灿灿……还有香喷喷。

你站在挑台上,摸了摸肚子,惆怅得很。

离家出走大概就这点不好了吧,为了逃脱家人的追赶,每到一地未来得及尝遍当地的美食又得匆匆离去。

王杰希立在你身侧,细碎的光晕将他的身周轮廓渲染得清隽柔和,仿佛自最幽谧的梦境里踏临的谪仙。他细长的眼眸半阖,盈满了星星点点的暖意。

”阿笙姑娘,到达临安后,有何打算?“他侧过头问你。

你把耳边一缕碎发别到耳后,然后转身对上他的眼眸,怔愣了一瞬,方浅笑回道:“啊,还没想好,打算先找个客栈落脚,然后出去大吃一顿。有人说过‘何必归寻张翰鲈,鱼美风味说西湖’。我虽未品过那张翰鲈,但想来这西湖醋鱼定是让人推崇备至的。还有东坡肉啊、龙井虾仁什么的……哎,王堂主可是临安人?”

“我是琅琊人士,但少小离家,之后久居蓟城。此次前来临安,也是受故友之邀小聚几日,顺便看看中草堂在临安的分堂。”

他倒是毫不避讳地告知你前来的目的,你思考片刻,总觉得应该礼尚往来地告诉他同样的事宜:“咳,我、我也是琅琊人氏,来此……”

逃婚。

你把象征着事实的两个字咽进肚子里,脸上挤出一朵更加灿烂的笑靥,理直气壮道:“当然是来此游玩的。”

“原来如此。”他一脸了然地微微颔首,你却觉得他已识破你的谎言,只是不点破罢了。

你暗暗提醒自己言多必失,清了清嗓子道:“咳咳,阿笙已叨扰王堂主甚久,就此别过罢,日后有缘定能再会。”

“好,”他也不多挽留,“只是姑娘,若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就去西湖北麓的中草堂分堂。”

“你会一直在么?”鬼使神差地你又接着问了一句。

“……会。”他盯着你的眼睛,缓慢的回答却透出一股坚定之意。

你顿时觉得心安,预备同他道别时,右手却突然被他以双手握住,强行牵引着带到他的心口处。他同时俯下身子逼近你,半垂的眼眸有些晦涩,酝酿了什么你看不透的复杂情绪。

他身上如丝如缕的淡淡药香钻入你的鼻尖,你感到心尖颤了一下,莫名其妙地并不排斥他突兀且算得上无礼的举动,但还是结结巴巴地准备出口训斥:“你……放、放……”

你忽然住了口。因为你察觉到他顺势把三枚小小的圆滚滚的冰凉物体塞进了你的掌心。

他凑到你的耳边,声音压抑得低沉温柔,像是情人间的呢喃细语:“只是做戏罢了……有人在监视我们,似乎一直在这附近蹲守。冲着你来的,不过没有杀气。这三枚‘蜃影’你收好,它是中草堂特有的暗器,外壳受到大力碰撞便会即刻炸裂,放出里面能使人陷入幻境的无色无味的药雾。到时候你只管用出全部气力来逃跑,切记要闭气。”

你顿悟。王杰希在武学上的造诣极高,自然能觉察到你发现不了的潜伏者。他故意与你摆出亲昵的姿势,就是为了能将关键时刻救你一命的‘蜃影’悄悄交给你。他说是冲着你来的,你就相信他的判断。

你在短短一天内已对他有了极高的信任。你坚信他不会害你。

“进了临安城,找人多的地方走,凡事多留个心眼,记得中草堂临安郡分部在西湖北麓。”他仍不放心地叮嘱,“监视的人只有那一个,我会去截住他。”

你知是与他临时演一出情投意合的戏给潜伏者看,遂故作娇羞把头埋进他的胸膛,仿佛是一位妻子在向即将远行的丈夫倾诉依依不舍之情:“多谢。那你……多加小心,好好保重。”

他把你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好。”

到了城门口,你有意地回头,发现他仍立在原处,目送着你离去。

挑台之上,王杰希逆光而立,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旌旗在空中猎猎作响,平添几许萧索沧远。他的目光望过来,似跨越了千山万水拂面而来的微风般温柔缱绻,又似瑶台之上飞在青云端的明月般清澈明朗。

你双颊微红,逃跑似的加快脚步,转眼淹没于来往不息的人群中。


你暂时顾不上游玩赏景,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同时留意着周边有没有行踪诡异的人。甚至特意露出破绽,试探是不是还有人在跟踪。

你虽自深闺长大,但曾沾了喜欢舞刀弄枪的兄长的光,有幸和兄长一起拜师学武。

请来的师傅听说年纪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原先也是江湖中有名的侠客,后来经历了一场情殇,便自甘堕落,最终被你们父亲请来教你们练武。

拜师那天是个雪霁初晴的好日子,男子凌寒踏着空中飘落的梅花瓣而来,一袭黑衣翩然,银色面具半覆住脸颊,带着千山暮雪、万里层云的寂寥。

他就在梅林中给你们舞了一段剑,因舞得极快,长剑仿佛化为一道清亮的流光在他身周翩飞。舞罢,长剑平指向你们的方向,如水般玲珑剔透的剑身上整齐地排满了一列盛放的梅花。

随后,男子收剑入鞘,半垂了眸子睨着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你们。

“不实用的花招而已。你们要学武,自然应学些实用的。起来吧,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师傅。”

男子的声音如漱过石块的山泉般清冽,却又透出不容亲近的冷意。

你与兄长起身再拜。

你偷偷抬眼打量男子的长相——

面具被摘下,露出极为好看的一张脸。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本应如一块頔玉般温润闲雅,却被那一双眸子里蕴着的皑白霜雪而破坏。有一枝栩栩如生的红梅从男子脸侧墨色的发探出,一路斜向下开到唇角,为眉眼添了些许生气。

怕师傅发现你的目光,你旋即低头,心里暗自揣测起红梅的来历。直到兄长用手肘撞了下你的腰侧:“刚刚师傅说我们想学什么他便教什么。见你走神我就帮你答了弓箭。”

你忘了回应兄长,目光定定望向被红梅掩映得影影绰绰的一袭黑衣。

师傅已走出老远,徒留茕茕的背影,好似视这天地间的一切为虚无。不是因为狂傲,而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找不出一物能入得他心。

情殇……竟是如此惨烈么?直叫人相思刻骨。

tbc.


补北京从古至今的称谓:

燕京(西周)、蓟州、范阳(唐)、琢郡、幽州(宋)、中都(辽)、大都(元)、北京、北平、北京

评论 ( 2 )
热度 ( 6 )

© 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