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点开看看,给你我的小心心~

这里白衣/墨珩,前者全职圈专用
称呼老白/阿衣/阿珩皆可√

年更作者

主混古风/那兔/全职/汉服/cos圈
全职、那兔是信仰

女神小司,男神喻文州/蓝曦臣
以及视美脑残粉

要去学校体育馆搬砖,常弧
欢迎安利和扩列【鞠躬】

向往那个充满鲜花的世界
大国梦哦,亲

【王喻的十二朝夕/15h】那年盛夏-上

★校园paro,喻文州视角,对应王杰希视角 @维洽、 《那年盛夏》

★私设多,ooc严重。背景参照自己学校。GFLS是学校英文名缩写qvq

★拉低了搭档太太的水准……感谢太太不嫌弃我!也祝大家七夕快乐!





“【灵异】盘点一下本人在GFLS亲身经历/传说中的灵异事件!”


“【寻找】这儿一只萌萌哒新人学妹!想求几个同好扩列~”


“【纪念】致敬我宇宙第一大七班☆ ̄(>。☆)”


“【交♂易】出个蓝牙耳机(手动滑稽)”


……等等这什么画风?说好的严肃正经说好的充满学术性氛围呢???


喻文州扶额。他还记得他和少天去分班考那天,协助管理他们这些新生的学长告诉他可以去学校贴吧看看有关新生入学的内容时一脸纯良的笑。


所以说学长什么的……还真是不可信。


他继续下拉着网页。


“【新生请戳】学弟学妹们快快快戳进帖子来(*/ω\*)”


应该……就是这个了吧?


喻文州点进了帖子。


一楼(楼主):(滑稽)


二楼(楼主):(滑稽)x2


三楼(楼主):(滑稽)x3


……


一连十楼,都是滑稽。


“……求正经说话啊前辈。”喻文州感到自己脑阔疼。


直到第十一楼。


十一楼(楼主):么么啾~这里14级老学姐,开这个帖子就是为了勾搭学弟学妹哒。所以看到这里的学弟学妹,不考虑留下你们的企鹅咩ヾ(゚∀゚ゞ) 


喻文州手一抖,点了右上角的“x”。


学姐也不正经啊……


网页拉到底时,喻文州终于找到传说中的新生入学指南。


“【新生请戳】报名以及GFLS生存指南”


……这个标题总不会错了吧。


点进帖子,跳过招生的部分,直接下拉到一楼所谓生存指南的最重要的第一节。然后喻文州看到两个字“食物”。


的、的确很重要。没毛病。


然后就是第二节“社团”。


“GFLS的社团很多!大家应该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社团。周三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社团课,每年12月份还有社团文化节嗷!为了能帮到大家楼主特意委托了社团部的同学,得到了今年的最新讯息!下面楼主就带大家来盘点一下一些名气大的社团~”


“首推广播社啊啊啊啊啊!现任社长王杰希长得好看嗓音还好听到能让你耳朵怀孕!性格也好学习也好,还写得一手好文章!妹子们千万不要错过广播社!”


“然后是文学社,文艺少女的首选地!就是汉子少,去年只招了一个汉子还没有来上课TAT是GFLS的元老级社团,口号‘与学校共存亡’(似乎是这样)。今年社长是个汉子所以我们都说文学社其实是他的后宫嘿嘿。”


“模拟联合国。历史宅和军事宅的好去处但是前提是你的英语要好!英语要好!!英语要好!!!(感受到楼主的心痛了吗)进社团两场考试,一场笔试考二战历史,一场口试全英语问答!考国际形势新闻什么的主要是你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英语渣就不要去自取其辱了(比如楼主)”


“动漫社。二次元的福地!社长是个大触而且!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大家可以去调戏社长什么的w”




“唔,社团倒真是丰富。”喻文州算着自己已经看了十几个社团的简介了,然而楼主还在继续。最后,社团篇以楼主又一波对广播社(其实是王杰希)的夸赞结尾。


底下评论区一堆王杰希的小粉丝表信仰。


我还没领教到王杰希学长有多优秀,就提前知道他的小迷妹有多狂热了。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想。


之后便是宿舍篇、教室篇、教师篇等喻文州本来想要了解的内容,甚至还有楼主通过贴吧涂鸦绘制并表示抱图随意的学校地图,喻文州发了个“谢谢前辈”便直接右键到了电脑桌面上。


看到最后,楼主表示因为受很多吧亲的强烈请求,所以在此帖附上王杰希学长的美图一张。


说实话,喻文州也对这个特别有名气的学长产生了一些兴趣。毕竟如果一个人能吸引很多人,那他的身上总有一些优秀之处,或者说是……异于常人之处。看样子王杰希学长是前者。


喻文州双击图片放大了看,结果被渣像素惊到了。


为什么底下还一堆人疯狂打卡刷着“王杰希美颜盛世”?这种像素到底哪里能看出王杰希学长的颜了??


倒是,似乎,有点,大小眼。


喻文州在心底先下了推断。


鬼使神差,他右键了王杰希的那张图,然后打开修图软件,一点点地把图片清晰化。可惜原像素太渣,修过图后只是将喻文州的推断变成了有图有证据的结论。


喻文州盯着屏幕看了很久……噫这不是给我指路贴吧的那个学长么?


开学后,还是去广播社溜达一圈好了。就当……见识一下学校的风云人物好了。




校门口随处可见拖着大包小包、穿着各异的新生。喻文州抬眸望了望远处的钟楼,正好十点半。他在校门口找了辆推车,把行李往上一放,推着先去了教学楼报道。


教室在三号教学楼的二楼中间,几枝点缀着星星点点馨香扑鼻的金桂的枝条探进教室外的走廊,秋日的阳光铺了走廊一地金黄。


教室门虚掩着,喻文州还是礼貌地先敲门再迈步踏入。教室里寥寥几个同学围着老师模样的男人问着什么,见他推门进来都冲他友好地点点头。喻文州回以微笑,顺势把早已准备好的缴费单的复印件和暑假作业交给老师,转头在教室里找了一圈,找到黄少天的书包,便拉开旁边的座椅把自己的书包也放了上去。


都是新同学,估计也没人知道少天去哪了。反正他俩已经约好十一点在男生寝室楼下碰头,一起去整理内务。


喻文州看了看表,是差不多可以赶去的时间了。他又回到楼下,推着推车往寝室楼赶。


每两栋建筑物之间的空地围了几个半圆形或圆形的花坛,种了白玉兰、银杏、桂树等植物以及矮灌木。喻文州想起从校门口一路走来已看见不少桂树,也难怪一呼吸仿佛连空气都在蜜里浸过,甜甜蜜蜜的。


他没有在路上多做停留,径直来到寝室楼楼底,把行李先从推车里卸下。四处望了望,黄少天还没有到,可能还在学校哪个角落里侦查呢。距离他们约好的时间还差了几分钟,喻文州也不急,等待黄少天的同时也观察着四周来来往往的学生,若是有认识的就打个招呼。


不经意间他就看到一对学长勾肩搭背地聊着天朝他这边走来,其中走在左边的学长似乎有点眼熟。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个招呼,两人突然驻足,右边的学长一拍左边的肩头,说了什么后,蹦跶着往另一个方向跑了。被拍的学长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往同伴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便也回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学长?”喻文州想了想,还是试探着打了声招呼。


那人微微抬头朝他看过来,借着明媚的阳光,喻文州将他的眉目看得清了些,是王杰希没错了。于是他勾起嘴角浅笑道:“真的是你啊,我还担心认错了呢。”


对方似乎也有些不确定他是谁,迟疑道:“你是……喻文州?”


“对的,学长还记得我啊。”喻文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因为对方还记得自己而感到雀跃不已。


“不用叫我学长,直接叫名字就好。”王杰希也笑笑回道。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的目光在自己的行李上流连了一圈,遂听到对方问道:“报道吗?需不需要帮忙?”


“嗯……学长是要去吃饭吧,怎么好意思麻烦学长呢。我自己来吧。”喻文州受宠若惊地摆摆手,虽然学长那么说了,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两人怎么说也才第二次见面。何况他的行李分量他很清楚,绝没有轻到哪里去。


“没关系。刚跟我一起的一个学长和其他人好上了,就抛弃我啦。”王杰希玩笑道,“所以等你整理完内务后,我和你一块吃,如何?多一个人帮忙,也好早点吃上饭。”


喻文州看对方就差摆出一副“不让搬就不走”的架势,噗嗤笑了出来:“既然这样,多谢学长了。只是我还要等我的一个朋友,我们约好一起去寝室,他应该也快到了。”话音刚落就听到黄少天元气十足的声音:“文州!”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喻文州抬手招呼了声:“少天!这里!”


黄少天一路跑到他面前,喘气也没能阻止他说话:“呼……我报道完后,见你没来,就想着先去探索一下校园,熟悉一下环境……咳咳,一不小心就逛远了,看着时间快到了才赶回来的……呼,总算没有迟到。诶,这位学长我很眼熟你啊,请问你是哪位?”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背给他顺气,同时介绍道:“学长,这是黄少天,我的挚友。少天,这是王杰希学长。我们分班考的时候都见过的。”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学长你好!”


“嗯,你好。既然人到了,就去寝室吧……你是哪个寝室来着?”王杰希转头问喻文州。


“6233。”


“好。我先帮你把一些行李提上去,之后我还要回自己的寝室一趟,然后再来找你们。”王杰希提起喻文州的行李中最大最重的那个行李箱,快步往楼梯走去。


喻文州一句推辞的话卡在喉咙里。他想说那个太重,放着他自己来就行。哪料到王杰希动作这么迅速。


算了,记下这个人情,以后还上就好。


借着他们说话的空当,黄少天把自己丢在一边的行李提上:“文州,有需要帮忙的吗?我爸妈之前帮忙把一些行李运上去了,我现在还蛮轻松的。”他把行李单手提着,另一只手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向喻文州展示他还有余力帮忙。


“谢谢,不用了。托学长的福,剩下这些我自己刚好一次运上去。”


黄少天朝喻文州挤眉弄眼:“哈哈哈哈你也是厉害了,一来就勾搭到学校里小迷妹数量第一多的学长。”


“噗,谢谢夸奖。”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到了寝室,喻文州那个巨大的行李箱已经孤零零地等着了。


寝室里就他俩的铺位还是寒酸地露出木板。于是两人决定先整理床铺。黄少天睡喻文州上铺,花费在整理上的时间比自然喻文州要多。喻文州捺好床铺的四角,抬头看见王杰希靠在门边垂着眼帘等上了,心里记挂着不能让王杰希久等,便爆了最大手速收拾,也不忘督促黄少天快点。


“走吧,学长,抱歉让你久等了。”喻文州一手拉上黄少天,一面对王杰希歉意笑笑。


“没关系。”


黄少天喋喋不休地诉说着他对校园新生活的期待,剩下两人安静地听着。喻文州看着脚下,层层叠叠的绿叶筛下斑驳的细碎的阳光,似乎他们一路都在踏着星辰前行。




报到日两天后的下午最后一节课就是社团招新。


黄少天早就迫不及待了,奈何下课铃已响,老师仍在讲台上不动声色地发问:“郑和下西洋的目的——宣扬国威,换句话说是什么?”


角落里传来一声不假思索的作死又勇敢的回答:“装逼!”


老师:“……”


全班哄笑。


与黄少天并肩走在操场上时,喻文州想了想还是给王杰希去了条信息。


喻文州:王杰希学长也在体育馆吗?


王杰希学长:嗯,在广播社位子上发霉。你们要来了吗?


喻文州:对的,在操场上了。过会儿来看看学长!


王杰希学长:好啊,欢迎。


随手回了个表示开心的颜表情,喻文州关上手机,快走几步赶上黄少天。


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同学在了。


“啊呀一来就看到王杰希学长在那里勾搭妹子……呸,招新,我们是不是先去他那里逛逛顺便混个眼熟?对了我真没想到他也是个社长。文州你知道他是哪个社的吗?”


“少天,”喻文州揉揉太阳穴,“似乎就是你想加入的广播社。不过我们还是先转转好了,万一有更心仪的社团呢。”


两个人从体育馆的门口,一个一个社团招生位逛过去。


“走过路过瞧一瞧看一看!新鲜出炉的社团名额大拍卖!你报了不吃亏,报了不上当!”


“亲,加入我们吧,我们社里有很多好看的小姐姐,欢迎亲们勾搭!啊这位亲别走啊,帅气的小哥哥也有!”


喻文州走过几个社团便回头看看王杰希。王杰希所在的位置似乎成了全场最大的焦点。被很多学生簇拥着,纵使喻文州视力再好,自然也无法透过人墙去看清对方的眉眼。


能和学长那样的人在一起,必定也是一个优秀到足够与他比肩的人吧。


他勉强压下心中莫名的杂乱情绪,虽仍随着黄少天满场逛,心绪却不知飘到哪处去了。



喻文州的脑中被喧嚣声满满地充斥,恍恍惚惚间突然对上王杰希半阖着透出些许懒散的眼眸,不禁一怔,对方则回以一个干净好看的笑。


喻文州这才惊觉,也微微弯了眸子,冲对方点点头,用手肘捅了捅黄少天示意到广播社了,转头跟逃跑似的溜到隔壁动漫社。


“学长学长,我想报名广播社。在这张纸上写名字就好了吗?还是说还有入社考核?如果有考核的话,考什么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毕竟学长你看我们可是开学第一天就认识了,缘分呐。”


耳畔听得黄少天轻快的嗓音,喻文州手也没停,拿起整齐叠放在桌面上的社员作品看起来。


“这位同学,来我们动漫社吧。我们社有很多福利哦。”一位学姐趁机开口。


喻文州饶有兴致地挑眉:“福利?比如什么?”


学姐神秘一笑,拍了拍身旁站着的扎着小辫子的学长戏谑道:“这位是我们社的吉祥物兼社长。在社里日常是调戏社长,社团文化节的时候还可以看社长女装~”


“哦……等等,学姐你说什么?”喻文州后知后觉一脸震惊。


小辫子学长无奈地拍开学姐的手:“你不要把人家学弟给吓跑,快解释清楚。”


“好嘛。那只是开玩笑啦,希望不要吓到你。社长女装什么的,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啦。但我们社真的很棒哦。怎么样,考虑好了咩?”


“好的。刚好我也蛮喜欢画画的。”说完,喻文州走上前去在报名表上写下了自己的班级和姓名,“对了学长学姐,进社有什么考核吗?”


“交一张你的手绘稿就好啦~如果现在没带的话,这周五之前交给我们就可以,交到哪我们会在宣传栏贴出公告。现场手绘我们也很支持呢。”


“我过几天交给你们吧。”喻文州回答完,与学长学姐道了别,转头去拉正围观王杰希的黄少天:“走吧,吃饭去。”




喻文州用了几个课间的时间画了幅纯黑白的画,交上去后很快就被通知申请通过。黄少天说了一段难度颇高的绕口令后也顺利进入广播社,并被安排在周一,专门负责播报近期的新闻。


渐渐地他们对学校的了解也深入了起来,尤其是广播社,被新生们惊讶地发现还有表白的功能,当然这段特殊时间每周只有周三下午。


GFLS下午放学后和晚自习开始之间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学生可以自由安排。喻文州和黄少天便选择了回寝室,一来这个时间段洗澡不用太赶,二来也可以回寝室给自己加餐吃点小零食什么的。


当时在广播站播报的背景音效下,黄少天正悠闲地边吃茶冻边给随手涂鸦的喻文州科普在社里听到的关于王杰希的八卦,突然广播里传来一句“下面这首歌是由某位匿名同学点给高二(3)班王杰希的《初恋》”,接着似乎从楼下传来极响的起哄声,吓得黄少天手一抖,一块茶冻就掉到地上。


“你们社……还真是神奇。”喻文州手里的铅笔芯“啪”的一下折断,他索性起身拿了张餐巾纸把茶冻捡起来扔掉。


“这……这……我都在广播社待了一周了,也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周三的播报看起来比周一的要好玩多了,我要不去找王杰希学长给我换到周三?哈哈哈哈要不是社长只管我们播报的稿件审核和人员招募,我真的很期待王杰希学长一本正经地念着表白自己的投稿的样子。”黄少天又往嘴里塞了块茶冻,续道,“诶文州,你们动漫社呢?招生那天我看也是个老不正经的社团了。”


“我们……”喻文州思索了片刻,“社里的大家都很亲切,还有……社长让我们准备社团文化节的活动。我们应该会和文学社合作出短篇,他们提供脚本,我们负责绘制。好像还有cosplay和现场手绘,我们还会卖一些周边。唔,等我们副社下周把文学社的稿子拿来,就得开始准备了。”


“噫,王学长完全没有通知我们嘛。其实我看广播社也搞不了什么活动。欸你别说听了他的一些八卦后我真心觉得王学长很有当神棍的潜质。或许我们这届可以尝试下让王学长搭台子算命,估计他一搭上姑娘们的手,姑娘们就被他给迷得神魂颠倒,能被他忽悠到去西天取真经。”




喻文州接到自己负责的脚本时,瞧着作者那栏填写着“王杰希”三个遒劲有力的字失神许久。


脚本被他翻来覆去地看,甚至熄灯后仍打着手电筒蒙着被子,一个字一个字细细嚼过去。


他也将自认没有理解到位的地方用荧光笔标记,在课余时间跑去找王杰希询问。最后两人才发现,其实两人的想法几乎一致,跟心有灵犀似的。


王杰希学长的脚本那么优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拖他的后腿。这个念头像一株野草,不知什么时候在他心底萌芽,也不知什么时候深深扎下了根。


每天教学楼、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过得很快,喻文州记得自己搁下画笔没多久,就到了社团文化节。


副社长带了一堆姑娘去换c服,社长和其他社员则负责把用到的桌椅搬到操场上的指定场地。


刚搬起桌子往操场走去,一个人冷不丁进入视线。喻文州见是王杰希不声不响地走近抬起一张桌子,错愕道:“学长?”


“嗯。”对方浅淡回答。顿了顿又续道:“搬到哪儿?”


“学长跟着我就好。话说……学长不是广播社社长吗?不用去布置场地吗?”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已经在教学区和操场间游荡了很久。


王杰希将原因娓娓道来,喻文州认真听着。解释完后两人才发觉已经到动漫社的场地了。


“没什么要帮忙的了吧?我去文学社转转,就在隔壁。”


“嗯,谢谢学长。学长自己去玩吧。”


喻文州目送王杰希离去,微垂了眼睫,将眼中莫名繁乱的情绪敛去。


前几天傍晚黄少天还严肃地拉他到走廊上谈话:“文州,你……是不是喜欢王杰希学长?”


喜欢……他喜欢王杰希学长吗……


他垂头,缄默不语。


黄少天见他沉默,语气也急切起来:“之前那个漫画脚本的事,我全看见了!你看看你是有多认真,连我趴下来看了你半天都没发现。你要不要自己的眼睛了啊?”


“我……”喻文州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一个无力的字眼。


如果一个人,就连在听到另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都会感到十分喜悦和甜蜜;


如果一个人,总是去翻另一个人的社交账号,了解他最近的动态,揣测他的喜好;


如果一个人,在离开了另一个人后,总是抑制不住地去想念他,即使身在千里之外,心也恨不得穿山过水与他相依;


那么,这个人是喜欢上了另一个人吗?


喻文州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如果要他选一个人羁旅天涯并肩远行,那个人只会是王杰希。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