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点开看看,给你我的小心心~

这里白衣/墨珩,前者全职圈专用
称呼老白/阿衣/阿珩皆可√

年更作者

主混古风/那兔/全职/汉服/cos圈
全职、那兔是信仰

女神小司,男神喻文州/蓝曦臣
以及视美脑残粉

要去学校体育馆搬砖,常弧
欢迎安利和扩列【鞠躬】

向往那个充满鲜花的世界
大国梦哦,亲

【王杰希X你】沧笙踏歌-壹

◆给 @维洽、 的生贺小长篇其一_(:з」∠)_为了补偿拖延的时间,决定爆字数(๑•̀ㅂ•́)و✧坚决不给某笙黑我的机会

◆架空古风设定请注意,参考朝代背景为两晋交替

◆文笔渣到炸,ooc到爆,慎重点开,若是已经点开了……望不嫌弃(′~`;)

◆吹爆阿笙和大眼儿(。・ω・。)ノ♡


天色将暮,残阳留下些许橘红色的晖光染红了远处的山头。不久泼墨似的云便席卷了天空,淅淅沥沥的雨丝轻柔地飘下。

青石板铺就的路上,行色匆匆的青衣少女又把帷帽往下压了压。帷帽四周垂下尺长的白纱,被雨水湿透后贴在身侧。

不远处高悬着一盏飘摇的灯火,在风雨中明明灭灭,穿透昏暗递来一缕引示。

你驻足凝眸,辨出灯盏映出了一面残破的旗,旗沾染上了湿重的水汽,使得旗上的字更加晦涩难辨。

你不再紧锁着黛眉,暗暗在心底做出推测,脚步也愈发轻快。

灯光投下的你的影子由长到短,由浅至深,最后在脚下凝成一团。

你抬头。旗帜缺失了几块边角,像块破布似的趴在杆子上,岁月洗去了它曾经的光鲜亮丽。旗的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渡”字。

这是缙太祖元年设立的渡口,本是官渡,但因为坞塘县人口稀少,又处在偏远地带,并未派上多大用途,遂被朝廷荒废。后来便为平民抑或江湖人士所用。

你踏上支在河上的挑台,目光敏锐地看见河中央有一孤舟,抬手招了招:“船家,这边!”

那船缓缓驶来。离得近了,你持了几分戒心,细细打量着撑船老翁,问道:“船家,从这里去临安需几日?”

“水路一日,陆路……若是像小姐这样步行,少说也要三四日。”

“那您能否载我一程?价钱好商量。”

船家犹豫着道:“只是……这船上已有客……”

你面露焦急之色,抬眼见那船上蓦地掀起帘幕走出一位白衣公子。那位公子年约弱冠,端得是一番芝兰玉树之姿,墨发在风中翻扬,更是平添了几许肆意洒脱。

“恰好在下也要去临安,姑娘若是不介意,可以捎姑娘一程。”

你本想拒绝,但想到自己的目的,便点头应下:“好,多谢了。”

白衣公子微微勾了唇角,抬手做邀请状:“这风雨有加剧的趋势,姑娘不妨先进得舱来。”

你愣了愣神,便伸手搭在他的掌心。他握住你的柔夷,稍一用力将你带起。

你自深闺中长大,从未与男子有过肌肤之亲。此时被那公子温热的手握住,心神便心猿意马起来。他的手指修长,指甲打理得圆润,露出宽大袖口的一截皓雪般的腕骨也极为纤细。一丝丝暖意自他的手心传递过来。

如此一来,你分了心,在落到船上时左脚被船帮所阻了一刹,口中惊呼一声,趔趄着朝前扑去。

“小心!”白衣公子忙伸手固定住你的身形,刚好把你抱了个满怀。

你与他离得极近,他低首,你能感受到他温热低缓的呼吸。你不经意地瞥见他红透了的耳朵尖。

你整个人都僵硬了,待站稳后,不动声色地拂落他搭在你腰间的手:“多谢公子相助。”

“举手之劳罢了。先进舱。”说罢他矮身掀起帘子进了船舱。

你也随后钻了进去,坐在了他的对面。他的身旁放着一个药箱,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扣着药箱。

相对无言。

许久,你只觉得脑中昏昏沉沉,头痛欲裂,浑身发冷。你缩了缩身子,虚弱地抬手试了试额头的温度,果然,烫得吓人。

“咔哒”清脆的声响。你抬眼看见白衣公子打开了药箱,取出一颗通体雪白的小药丸,随即看向你笃定道:“姑娘感染了风寒。请姑娘信我,我必定会治好姑娘的风寒。”他顿了顿,取下身上一面刻着“中草堂”三字的令牌展示给你,续道,“我叫王杰希。”

你内心一震。你常随父亲拜访世家大族,那些贵族生病了想请的不是朝中的太医,而是中草堂堂主王杰希。

王杰希出身成谜,五年前在江湖中突然崛起,从中草堂原堂主林杰手里接手了中草堂。有人推测他是琅琊王氏出身,但被众人推翻,毕竟世家少与江湖有如此深的牵连。

王杰希医毒皆精,尤善针灸之术,是这江湖乃至整个缙朝最具盛名的医者。

“……好。没想到小女子有幸得医道国手王堂主的相助。”你调笑道。毕竟王杰希身为医者,在众人前露面甚多,应该没什么人敢冒充他,更何况那个令牌,有中草堂独有的印记,足以证明此人的身份。

他也浅笑道:“医者之责。姑娘先服下这颗药丸,直接吞食即可。”

既然答应了信任他,你就不再怀疑什么,接过药丸果断吞下。他也及时递给你一个水囊。

几乎是刚吞下药丸,你就感到舒服了很多。饶是你再不懂医,你也知这药丸非凡品。

你行走江湖月余,栉风沐雨,深切地体会到了人情冷漠,世态炎凉,也领略了父亲叹息的“乱世将至”。这是第一次有陌生人对你伸出援手。

你的眼眶有些湿润。“王堂主这份情,阿笙……必会报答。”

“那我可记住了,阿笙。”男子如画的眉眼染上更深的笑意,“还有……在下的名讳,不足为外人道。”

你满口应是。随后感到困意袭来,向他道了声安,便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去。

tbc.

补水路和陆路的时间差来源:

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三峡》·北魏·郦道元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