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点开看看,给你我的小心心~

这里白衣/墨珩,前者全职圈专用
称呼老白/阿衣/阿珩皆可√

年更作者

主混古风/那兔/全职/汉服/cos圈
全职、那兔是信仰

女神小司,男神喻文州/蓝曦臣
以及视美脑残粉

要去学校体育馆搬砖,常弧
欢迎安利和扩列【鞠躬】

向往那个充满鲜花的世界
大国梦哦,亲

【喻文州生贺】闪耀

◆我果然不适合煽情
◆我果然拖延症晚期
◆我的本意似乎是写青训营时的喻队来着?
◆ooc+偏喻黄喻吧?文笔渣而且私设多到爆,慎重点开(有错别字请私信我,鞠躬!)
◆灵感部分来自南征北战《闪耀》
◆第四段的末尾改编自《闪耀》歌词“只要我期待,振作起来,任暴雨袭来,海阔天空”
◆第五段末尾英文来自马丁路德金的演讲稿
◆好了如上,求轻拍QAQ
◆表白老喻!

【一】

“第十四赛季总冠军——蓝雨战队!!!”

继那象征荣耀的金色羽翼展开后,现场主持人瞅准空隙时间的宣布瞬间点燃了晓川场馆内观众的热情。数不胜数的人们举起手中印有蓝雨队标的应援手幅,摇晃着、挥舞着,仿佛在场馆上撑起了一片湛蓝的天幕。那片澄澈沁心的蓝也为第十四赛季完美地拉下序幕。

电子屏幕上最后被定格住的画面,是蓝雨的夜雨声烦手持冰雨蓄势待发。身后,索克萨尔吟唱的死亡之门刚刚收尾,手杖灭神的诅咒上还余有点点碎星般的黑芒。若是死亡之门不足以清空对手的性命,夜雨声烦必将精确地衔接上致命的一击。

喻文州还坐在比赛席中,从他的电脑屏幕上能看到夜雨声烦坚毅的背影。作为联盟中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操作的角色,夜雨声烦很少与人正面相抗。

但是,当索克萨尔受到攻击时,夜雨声烦会毫不犹豫地挡在索克萨尔的身前,与之直接交锋。

十年来,甘之若饴。

摘下耳机,蓝雨队长嘴角微扬,伸了个懒腰,起身推开门去与队友们会合,共同迎接那份荣耀。

卢瀚文一见他便扑了上来。喻文州失笑,顺势拍了拍怀中少年的背。卢瀚文抬起头直视他们的队长,得胜后的喜悦渲染了少年稍显稚嫩的眉眼,喻文州却仍是看到了少年眼中起了一片潋滟。

卢瀚文眨眨眼,把泪珠逼回去。“队长!我们……赢了!!!”微微有些颤抖的尾音没有掩去少年语气里的兴奋。

“嗯,我们赢了!”喻文州回答得清晰、坚定。

其他队员也围了上来,喻文州见人都到齐了,便领着大家走出选手通道。

黄少天快走几步与他并肩,望着沸腾的观众,颇有些感叹地与他咬耳朵:“当初在青训营里当吊车尾,可有想到之后会拿不止一个冠军?”

“当年没想过那么远。”喻文州诚恳道,“只是想着能如何留下来罢了。”

“在那段日子里,可曾后悔过?”

“未曾。因为我知道,前方等待我的必将是璀璨的荣耀。俗话说的好,不经历风雨……”

“喻文州!你别在爸爸面前耍贫嘴!说实话!”

“嗯……有过那么一刹那,但后悔毕竟于事无补。”

“啧啧,幸亏那一刹那没成永恒。”

奖杯被联盟主席亲手交到队长手中,最后蓝雨众人一起围成一个圈,将奖杯高擎。

那个晚上,蓝雨全员聚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宿舍里嗨,什么“职业选手不沾酒”的规矩通通被抛入脑后。喝醉后的众人仿佛中了气功师的大招截脉:如果说在平时黄少天的战斗力相当于五百只鸭子,喝醉后就相当于一千只鸭子嘎嘎嘎地合奏,一人撑起了一场脱口秀。剩下的人偶尔敷衍地鼓几下掌,便继续投入到了被命名为“哪位好汉能从队长口中夺走一块白斩鸡”的夜宵之战中。据当时的参与者卢瀚文评价,他从未见过如此战斗力爆表的队长。一手用筷子夹着白斩鸡块一手死亡之门的喻队仿佛护着小鸡的母鸡。

至于后来小卢被要求加训了的事,不表。

夜宵吃完了,黄少天又兴致勃勃地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同意玩的请呼吸!”得到全票通过。

……总之,真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夜晚。

大概凌晨一点左右众人散去,黄少天直接往床上一扑,又翻了个身,躺成一个“大”字形。喻文州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要先洗漱再睡觉,还要把黄少天从床上拖到卫生间去洗漱。

“唔……还是算了吧。”看着已经睡着的黄少天,喻队长默默放弃了拖人的想法,走过去帮黄少天把被子盖好。哪料到洗漱好回来黄少天已经把被子蹬掉了,喻队长果断决定用被子把黄少天裹成了个春卷。

——G市著名小吃:广式春卷-黄少天馅。

空调还在徐徐吹着冷风。窗外的月光仿佛恒古不变,曳了一地清幽。

事后黄少天透露,第二天上午喻文州起来时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啤酒瓶、外卖盒、鸡骨头等垃圾后,脸上笑容顿失,浑身透露出一个“全体加训”的危险信息。

目击者郑轩对黄少天的话进行了证实,并补充道:“连黄少都吓得抖了三抖。”

“郑轩!信不信我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 ?”——来自黄-郑轩你是不是不拆我台不舒服-我不要面子的吗-来jjc啊who怕who-少天。

【二】

蓝雨俱乐部内的树上传来的一声蝉鸣,预示着夏休期的开始。队员们陆陆续续地离去。

喻文州抓紧时间处理好了手头上的事物,打算回家看看父母。

黄少天送他到俱乐部门口,神情有些欲言又止。

喻文州打趣道:“少天,你莫不是要对我唱《十八相送》?我们之间就别不好意思了,唱吧,我听着呢。”

“队!长!本来好好的送别气氛,你怎么一开口就破坏了!《十八相送》又是什么鬼啊!”黄少天炸毛。

“好吧。”喻文州秒变正经,神情中透着二分严肃三分伤感五分欠揍,“黄少天同志,说正事吧。”

黄少天瞪了喻文州一眼:“算了算了爸爸放生你了,该去哪去哪吧。”

喻文州装心碎捂心口:“少天你、你怎么这么无情这么残忍。”

“我要是无情残忍无理取闹我就不会冒着高温在这里送你了!”

喻文州看了看站在建筑物影子处的黄少天,觉得这话真没说服力。

黄少天不是个憋得住话的人。作为黄少天多年的好友兼搭档,喻文州坚信这一点。

喻文州刚回到家放下行李,就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

向父母说了一下,便躲进自己的卧室,滑动手机屏幕。

“队长啊……”那边传来的声音莫名令人觉得有些颓废。

“嗯,我在。”

继这一句说完后,那边久久地没有回答。喻文州也没有不耐烦,耐心地等着,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柔,好像怕打扰了那边的人思考。

“啊是这样的……今年离我们出道过了十年了吧。你觉得我们可以打到什么时候呢?”

“当然是再也打不动的时候。”脱口而出的回答,“我说过的,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那你打荣耀的初衷是什么?我以前就觉得,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上大学然后走上人生巅峰吗?”

“……”喻文州突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决定糊弄过去,“这个啊,我好像在某次蓝雨粉丝见面会上回答过。我等会找找发给你?”

“队长你最近很皮啊!算了不说了,我最近总是梦到青训营时候的事。要是那个时候你没有坚持下去,我实在无法想象现在的蓝雨是什么样子。”

“……少天,你怕不是提前步入了老年期。”

“去你的!我比你还小几个月呢!那你又算什么!”

“好了我妈喊我吃饭呢,回见。”

喻文州挂掉电话,内心突然有些惶恐、有些惆怅。

他们已经打了十年,也已经过了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操作速度、反应能力等的下降一点点展露。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事。就算他们可以打赢无数场比赛,也不可能胜得了时间。打一辈子终究只是一厢情愿的事罢,终究只是不甘心退场的人们的贪愿。

少天会这样问,大概意识到什么了吧?喻文州轻叹。

——那个即将到来的、他们都不愿面对的未来。

晚上喻文州同志和父母在家里好好地聚了一餐。喻妈妈的手艺自是极好的,她做的白斩鸡更是喻文州家的一绝。

饭后喻妈妈递给喻文州一张荣耀帐号卡,并补充道:“我前几天大扫除的时候发现的,就夹在咱家书柜第三层上的两本书之间。”

这张卡以银色为底色,边缘处略微有些磨损,其余部分干净如新。

显然,这是一张荣耀首版卡。

喻文州有些愣神,随后小心翼翼地接过卡。他也是最早的那批荣耀粉了,看着荣耀从还未开服的万众瞩目到如今的辉煌盛世。一位位新秀满怀激情踏上这个舞台,也有一位位老将黯然谢幕。

如果可以,谁都想站在这个舞台上一辈子。

【三】

喻文州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刷了自己的第一张帐号卡进了荣耀。

一个面容冷峻、身披铠甲的剑客显示在登录页面。或许谁也不会想到,蓝雨现任队长的第一个荣耀角色竟然是个剑客。

荣耀第一区的玩家不算太多,喻文州也不是来刷本的,这一点倒无所谓。他只是有些怀念罢了。

怀念第一次进本时的人仰马翻、第一次带领玩家刷本时的忐忑不安,甚至第一次与人jjc被虐得不堪回首的经历、第一次被拾荒者拾去装备的愤怒。

更多的怀念是对一去不复返的年少岁月。

喻文州十六岁时和父母一度冷战了很久。原因很简单:他想去同在本市的蓝雨战队,从青训营开始,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而他的父母坚决不同意。

喻文州知道父母的苦衷。中国的荣耀玩家千千万,但成为职业选手的不过百余名。他在一众普通玩家中出类拔萃,不代表他能在那个强手聚集的圈子里不被淘汰。而且网游一直被家长们视为精神毒瘤,就算他的父母再开明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

喻文州成绩好,家境好,光明的未来触手可得。他喻文州有什么理由放弃这些去选择一条未知的荆棘重重的路?

“梦想”这两个字似乎可以诠释一切。

因为这是他的梦想,所以他想趁着年少轻狂的岁月去尽全力追逐一次,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后来父母总算松了口,答应在十六岁的暑假送他去蓝雨俱乐部的青训营。条件则是他的学习成绩不能下降,并且一旦被淘汰就要主动放弃这条路。

若是孩子自己放弃了这条路,也算求仁得仁。他的父母希望他知难而退。

喻文州应下了。他明白自己只有这一个机会,他会牢牢把握在手中,纵使会倾尽一切,一无所有。

他喻文州,向来是到了黄河也不会死心的人。这是他选择的路,纵使布满艰难险阻,他也会一直走下去

喻文州曾天真地以为自己顺利通过青训营的入营考核,便可以一帆风顺地走上荣耀职业选手这条路。毕竟网游竞技场里的jjc数据摆在那里,同学们的夸赞仿佛还在耳畔。

一次极限有效操作手速的测试,将喻文州打入谷底。

他拼尽全力的手速也才刚刚二百出头一些,常态更只是冲击二百。

青训营的老师看到他的数据时,愣了片刻,然后溢出一声叹息。

“你……要不再努力努力,或许还有提高。”老师想了想,诚恳地建议道。尽管他很清楚,手速这种东西受天赋所限,根本没办法通过后天去补足。

可面对眼前眉头紧蹙、抿着唇一脸怅惘的少年,这种话,他说不出口。

“你最近训练成绩很差嘛,不怕被淘汰啊?”

“怕什么怕什么,再差都有喻文州垫底。”

两个青训营学员嬉笑打闹着经过喻文州身侧,故意提高了音量。喻文州没有站起身朝他们理论,依旧认真地进行着手中的操作。

那是事实。他遗憾痛恨也无力改变的事实。

继上次的手速测试后,他存了一丝渺茫的希望,选择蒙蔽自己继续进行提高手速方面的练习。然而其他学员一套做下来都有或多或少的提高,偏偏他起早贪黑地练,做下来手速照旧。“吊车尾”的名号也在训练营传开,他成了训练营学员口中最大的笑柄,甚至有老师劝他退营。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关掉了显示屏,颓然地靠在电脑椅的椅背上。手速不够这个事实他认了,可他真的、真的只能放弃这条路了吗?他来这里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吗?

他还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他还没有拼到最后一刻。他还可以付出很多努力,去换取自己想要的结果。

还没有登上舞台就谢幕?

他……怎么可能会甘心?!

【四】

喻文州坦然面对了手速不及格的事实。他的手速终归没有低到离谱,终归还是给了他在这个圈子中生存的基础和希望。

他转为研究可以让战队致胜的战术。

联盟众人都知道:不知道买哪种咖啡时可以咨询权威专家喻队长。喻队长推荐的咖啡提神醒脑效果一级棒,而且对身体不会造成太大的损伤。

买咖啡的经验算是喻文州在青训营里额外的收获。

蓝雨的青训营把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正常的训练时间占据了整个白天,还要参加晚上的对抗赛。

喻文州只得起床早一些,睡觉晚一些,一天下来睡眠不足六个小时,时间一久,铁打的人也撑不住。

可喻文州坚持下来了,靠着咖啡的提神,靠着自己的毅力以及不服输的傲气。

随着一个个考核的陆续进行,待在青训营里的人越来越少,曾经嘲讽他的人先他一步离去。

上天从来不会辜负坚韧又努力的人。

喻文州以垫底的身份通过一个又一个考核,直到这一期的学员只剩下他和黄少天——那个一进青训营就被赋予很高的期待的新星。

他从蓝雨第二任队长方世镜手中接过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与黄少天一起在第四赛季出道,一出道就令整个荣耀圈子震惊。

“这么低的手速,是怎么混入职业圈的?职业圈现在的标准这么低的吗?”

“哈哈哈蓝雨是不是傻了(捶桌笑.jpg),抱着颗鱼目当珍珠?”

“我的手速跟喻文州差不多诶,我现在就去报名蓝雨青训营(兴奋.jpg)”

喻文州看着网上的评论,笑得有些无奈。

“没关系的队长,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你的厉害了!”黄少天拍拍他的肩膀。

喻文州失笑:“我当然不会在意这些。”

若是在意他人的评头论足,他早在青训营时期就会黯然离去。

第六赛季蓝雨在总决赛上打败微草战队。

那是第一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文州仍记得打赢时的如释重负,随之如潮水般涌上来的喜悦,冲击着他的神经。

虽然索克萨尔在战斗后期倒下,但没有人会苛责喻文州的表现。

“喻文州的战术指挥奠定了蓝雨整场团队赛的胜利。”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在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如此评价。

他的存在逐渐被职业圈认可,被荣耀粉丝们认可。

手残怎么了?手速不够战术来凑!

喻文州也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中国国家队的队长,带领一众优异的队员们奔赴另一个更盛大的舞台,并在那个舞台上大放异彩。

他的职业生涯激励了无数人,尽管有些自以为的成分在。

“连我这样都没有放弃,你们有什么理由呢?”

……

喻文州操作剑客走过格林森林、埋骨之地、冰霜森林……他的脑海中,与之有关的记忆也一幕幕闪现。

他拿过不止一次冠军,有一群亲密无间的队友,有很多爱他支持他的粉丝……

他失去很多,也拥有很多。

他的职业生涯,就算立刻结束,他也了无遗憾。

“少天?想通没?”

“哈哈哈当然!就跟你说的那样,打到再也打不动的时候吧。”

剑与诅咒的传奇将会继续辉煌下去。

这片赛场他们来过,他们必将存在与一代人的记忆中。

他们互相扶持着走过十年光阴。任他风雨袭来,他们有彼此,彼此即是对方的海阔天空。

【五】

2018年9月,喻文州将与黄少天披上蓝雨战队的蔚蓝色队服,组成默契无双的剑与诅咒,为了冠军而披荆斩棘。

2021年6月,蓝雨战队斩获国内荣耀职业联赛的第一个冠军。

2025年7月,他们身披国家队服,远赴瑞士苏黎世去竞争最高的荣耀。

他们的荣耀也将继续。

喻文州啊,他就像一块璞玉,随着时间的流逝,带给深爱他的人们无数的惊喜。

“I say to you today, my friends, so even though we face the difficulties of today and tomorrow, I still have a dream.”

评论 ( 10 )
热度 ( 5 )

© 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