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点开看看,给你我的小心心~

这里白衣/墨珩,前者全职圈专用
称呼老白/阿衣/阿珩皆可√

年更作者

主混古风/那兔/全职/汉服/cos圈
全职、那兔是信仰

女神小司,男神喻文州/蓝曦臣
以及视美脑残粉

要去学校体育馆搬砖,常弧
欢迎安利和扩列【鞠躬】

向往那个充满鲜花的世界
大国梦哦,亲

【喻文州】没有人像你

◆毫无逻辑性可言【瘫】

◆如果可以的话……求意见(*/ω\*)

◆从来没这么后悔过在语文课上补觉!不然不至于用错词55555

◆吹喻吹喻,疯狂吹喻【捂脸】

◆写的同时也在脑中快速地回顾了书中描写的他,然后泪流满面,有心疼也有欣慰

◆喻文州他怎么可以这么好!!!

◆提前祝18岁的你生日快乐(。・ω・。)ノ♡!!!


喻,文,州。

这三个字分开是独立普通的,合在一起却对我仿佛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只要在心底一字一顿地默念一遍,就算身处万丈深渊的底部,面对数不清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也能给我无上的勇气。仿佛所有经受的或深或浅的创伤在刹那间愈合,而后于背后生出双翼,还未学会飞翔便已直击长空。

只要是念着他的名字,就有让人安心的力量从心底开始蔓延,暖至四肢百骸。

从来没有爱一个人爱得这么深。可惜一直以来甚至包括以后,我都只能做一个阅历他部分人生轨迹的书外人,无缘他之悲喜。

会为他最初满怀希望与憧憬踏上荣耀之路而雀跃不已;

会为他一再遭受否定梦想濒临破碎而于深夜里独自默默垂泪;

会为他在记者会上担下所有指责而心疼地想代替他承受哪怕要剧烈数倍的责难;

会为他成为国家队队长后由衷地自豪,刚刚想到“我男人就是这么的厉害”,转头又想到之前他因为手速的问题备受嘲弄而眼角酸涩。

很遗憾的,从我爱上他至今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有时晚上浅浅睡去又醒,望着一片漆黑的天花板,会想起尚且在蓝雨青训营拼搏的他。

深夜,蓝雨训练室里属于他的那台电脑的屏幕一定还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如萤火般渺小却承载了一份希望与坚持。他一定还在不知疲惫地训练,为了那令无数人甘之若饴的荣耀。耳机里荣耀游戏的音效、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等混合成了独属于他的荣耀乐章的一部分。桌上的茶杯里盛着浓茶或咖啡,感觉困意袭来他便浅珉一口,揉揉太阳穴后再进入下一轮奋斗中。

可这些终归只是我的想象罢了。他那时所承受的或嘲笑或冷眼或垂怜或唏嘘,我无法想象也无从得知。

或许他也曾在幽静的夜里黯然,独自咽下满腔苦涩与不甘。但他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他的骨子里也存着寒梅的傲气。

我无数次地想在梦里去看看青训营时期的他。我想抚平他微皱的眉,轻轻拥抱他,告诉他还是有人在支持着他,还是有人在期待着他的荣耀。

世人皆说蓝雨的喻文州是个不可能踏上荣耀职业圈的“手残”。

世人皆叹蓝雨的喻文州明知没有未来却还要咬牙坚持荣耀。

世人皆说。

世人皆叹。

我给他人说起喻文州的“手残”时,会这样形容:一个电竞选手没有手速,就像一个游泳运动员害怕下水,一个跑步运动员失去双腿。

我给他人说起喻文州这个人时,会这样形容:强大、温柔、坚韧、努力、自信……

不止汉语,世间一切语言中的一切美好的词汇放在他身上都不足为过。

纵使曾经多么平庸,一路走来历经多少风霜雨雪,以一己之力抗下多少冷嘲热讽。我抬眸望向阳光最灿烂温暖处,繁花簇拥中他的脊背依旧挺得笔直,眸中似蕴含了万千璀璨的星华,嘴角扬出一抹云淡风轻的浅笑,风华清靡得足以勾勒出蓝雨最美好的夏天。

也许属于蓝雨的荣耀,从那个名为喻文州的温柔少年踏入蓝雨俱乐部大门的一刹起,就已刻成永恒。

过去的路我错过了,未来我必定会陪他披荆斩棘一路走下去,一直一直,直到连时间的长河都枯竭。

你知道吗,喻文州?

没有人像你,一颦一笑牵动我悲喜。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来自种花家的一只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